同乐城集团 - 性价比最高的活法,叫“我乐意”

发布时间:2020-01-09 14:37:56      浏览:1888

同乐城集团 - 性价比最高的活法,叫“我乐意”

同乐城集团,记得有一次在高校做活动,台下一个同学说他本科是学经济管理的,临近毕业,父母要他考公务员,女朋友建议他去外企磨炼两年,室友又怂恿他一起创业,趁这两年的创业热,赚足第一桶金。

于是他不知道要做什么了。

他很诚恳地征求我的意见,倒让我不好意思起来。我只能问他:“那你自己的兴趣是什么呢?”

他犹豫一会儿,回答我: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你当初怎么会选择这个专业呢?”

“分数达到了。我妈让我填的。”

我被他逗笑了,索性问他:“那你这次职业选择,为什么不直接听你妈的呢?”

他答得一本正经:“因为我觉得,其他人说得也有道理啊。”

全场人哄然大笑。我能感觉到,他是很迫切地想要一个答案——一个关于前途的终极答案。

他反复跟我强调,他希望找一个风险较低、回报率较高的选项,换而言之,就是选一个“性价比之王”。

可我很不厚道地想起,《奇葩说》第一季里,清华男生梁植跟高晓松的对话。

梁植上来就做了自我介绍:本科读法律,硕士读金融,博士读新闻。接受了清华10年精英教育的梁植,提出的问题和这个男生如出一辙:毕业后我应该干什么?

他们都希望天降神兵,告诉他们什么是“最正确的”,却不曾问一问自己,什么是“最热爱的”。

其实我挺理解这一类人,他们很早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功成名就的终点——功是世俗的功,名是大众的名,至于究竟要做成什么,那不重要,事业不过是他们立身扬名的途径。既然只是途径,那不免想寻找捷径,因此才滋生了选择的痛苦。

我问那个男生:“你有没有想过,对未来职业的考量,应该更全面一些?往大了说,占用了国家那么多年的教育资源,有没有想过回馈社会;往小了说,选择职业的时候,最该看重的应该是‘用户体验’,这项工作是不是你喜欢的,对这个领域你有没有探索欲。如果赚钱成了你上班的唯一动力,那就跟为了繁殖而结婚一样,会把活色生香的人生变成一段段煎熬。”

他用费解的眼神盯了我一会儿,最后缓缓地说:“好吧,你们搞文学的跟我们不太一样,我本来还指望你给点现实的建议呢。”

我在心里悄悄反驳说,你二十岁出头的时候,就直接投奔了“现实”的阵营,只想要最优解,不想发掘自己究竟热爱什么。

选专业的时候你按照家长的意志来选,选职业的时候你按“热门度”来选,将来结婚,或许也会按“贤妻良母指数”来挑选对象。

当你有的选的时候,你不停地在按保守键,把自己的人生凝固在一种可能性里。

终于有一天你厌倦了,问生活为什么那么乏味,却忘了是你亲手把所有新鲜的、热爱的元素排除在了外面。

既然你当年追求性价比,把所有的不安定因素统统割舍掉,多年后就别再费解,那终究意难平的是什么。

我特别讨厌“性价比”这个词。很多人提到的所谓“性价比”,无非就是赚到的比付出的多,我们把占来的这点小便宜,称之为性价比。

近来最令我动容的,是我高中旧友的故事。

他本来西装革履地在金融中心上班,突然有一天告诉我们他辞职了,即将出国去某音乐学院进修。

见我们都觉得诧异,他才稍显羞赧地解释:他从两年前就组乐队玩,现在不满足于当爱好了,想把它变成事业。

我们劝他:“也不要急着辞职,可以请个长假,至少保留个位置,万一你以后想回来呢。”

他笑得很腼腆,像一个被抓到小辫子的孩子。他说不必啦,他很多次见客户、开项目会的间隙,脑子里都会不由自主地浮现某段旋律,然后脚就开始打拍子。

他说,再勉强留在这里,对老板不公平,对他自己也不负责。

“没什么万一的,大不了我一辈子都是个默默无闻的音乐人。但至少我一直跟喜欢的东西在一起。”

他出国前夕,我去看了一场他们乐队的表演。坦白说,以我有限的艺术眼光看,我朋友算不上才华横溢。

但看得出来,他比从前快乐,演出结束后跟我们聊排练和演出的故事时,他的眼里有光。

出国后他好像真是个默默无闻的音乐人。但看他偶尔发的照片,咧着嘴在大笑,神情清澈又顽皮,我想他应该真的很快乐。

他以前出去度假,也只会发一张酒店照片加定位,简直像工作汇报。现在他身上任何可以标识身份的配饰都没了,可他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,身体里鼓满了热忱。

我们私下还是觉得他亏了。尤其是听说谁又换车的时候,或者谁干脆换了老婆的时候,都会略带嘲笑地讲起他。我们叫他“流落海外的人民艺术家”。

可是我们又都偷偷摸摸地在羡慕他,笑称他是现实中的堂·吉诃德。

要怎么才算“赚”呢?除了更旖旎的感官享受,有没有一种“赢”,纯粹就是尽了兴?

听来有些“中二”,对吗?只执拗地要自己想要的,不理会他人眼里什么是好的。

如果这种堂·吉诃德式的对理想生活的追求,就是所谓的“中二病”的话,我希望自己永不痊愈。

人生在某种意义上总是公平的,一辈子追求性价比的人,很难碰上真正的心动时刻。

他们不知道除了“凑合”,还有“惊艳”,除了“划算”,还有“甘愿”,除了“均衡利弊”,还有“赴汤蹈火”。

虽然堂·吉诃德看上去是一个可笑的人物,但我仍然很喜欢他。或许是因为他身上过时的骑士精神,或许是那种“我追求我的,你不必理解”的任性,以及对浪漫理想主义的追求。

他干尽了荒唐事,持长矛和风车搏斗,把满脸雀斑的乡村姑娘当成举世无双的美人来拯救,可是他最可爱的地方在于,当别人奚落他的时候,他能一脸坦荡地说:“上天让我生在一个铁的时代,就是要让我召回一个金子的时代,也就是黄金时代。”

他一生没做成什么大事,但我觉得他活得很值。因为性价比最高的活法,其实是“我乐意”。

青年文摘·快点

摘自 微信公众号“倪一宁”

id:withniyining

转载请联系原公号

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

【言之有“礼”,天天赠刊】小编将从本文选取1则走心留言,赠送2017年第17期《青年文摘》杂志1本~

网上捕鱼平台